swagallEYS下载

【 .】,精彩免费!

“母亲大人,既然现在二弟也已经去了,我自然会风光大葬他,至于什么报复玉锦堂的事,就想都别想了,不然,别怪我对您下手不留情。”云少笙出声警告道。

“云少笙,这个畜牲,我是母亲,不能囚禁我,还有,我要进宫,放我出去。”云舒儿现在知道秋哥儿是死在云少笙手中,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给千刀万剐了。

听见云舒儿想进宫去,云少笙一双寒眸中分明夹杂着一股冰寒,道:“母亲,我自然知道是我母亲,有什么事以后儿子自然会代劳,您现在因为秋哥儿的事已经脑子不清楚,所以,进宫的事,还是等母亲想明白了再说吧。”

云舒儿自然听出了云少笙口中的威胁,一脸的怒火,道:“云少笙,这是打算囚禁我?”

“您怎么能说囚禁?我不过是在为您着想,万一您出去说错了话,到时候儿子岂不是会陷入两难?您还是先修养好再说吧。”云少笙说完,直接向房门外走去。

“云少笙,这个不孝的狗东西,,不得好死,我是母亲,不能囚禁我,就是个畜牲的孩子,根本就不配做云候府的侯爷,……”眼看着云少笙的身影已经出了房门,就听见云舒儿破口大骂起来。

“母亲大人,可知道今天陌染交给我的纸上是什么字?”云少笙说出口,自然吸引了云舒儿的注意。

云少笙根本懒得跟她细说,直接将捏的几乎变形的纸条丢进房内,吩咐门前的两人,道:“看好老夫人,如果她从房内跑出来一步,本侯就要要了们的狗命。”

“是!”两名侍卫立刻躬身行礼,不自觉身子都跟着颤抖了几下。

等云少笙的身影消失,云舒儿这才将纸条找到拿在手中。

等云舒儿将纸条缓缓打开,就看到里面分明写着几个字,“非云家人。”

蓝色格子裙美女

这几个字让云舒儿入遭雷劈,整个跟震震的坐在地上,半天没能回过神来。

这陌染她怎么会知道?

不,不可能的!这一定是陌染那家伙猜的,当年所有知情人全都被灭口了,再加上云少笙做事狠辣的手段,一定不会留下什么把柄。

云舒儿这样想着,似乎在麻痹自己,可手中的纸条,又分明写的清楚,如果她再敢追究秋哥儿的死,相信不止是陌染,连云少笙都不会放过她。

一想起云少秋的死,她心中涌出厚重的哀伤,滚烫的眼泪从眼眶中滑落,从无声的哭泣变成嚎啕大哭。

她疼爱了一辈子的儿子,就这样死在那个畜牲的手中,她不甘心。

云夫人猛然从地上坐起来,发疯一样的摇晃着眼前的房门,恨不得将门给拆了。

门前的锁被拉的哐当响,可尽管这样,门前的两个侍卫也全然无视。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心中暗想,侯爷可是吩咐过,只要老夫人不自杀,一切都随她闹腾。

云舒儿发疯完了,就拼命的骂人,什么话难听就骂什么,尤其是关于云少笙的身份,她居然也拿来咒骂。

门前的侍卫听着云舒儿的骂声,已经开始吸引府中的丫鬟开始过来察看,其中一人快速去禀报给云少笙。

刚准备躺下入睡的云少笙,没想到这云舒儿居然会发疯到癫狂的样子,脸色铁青的都快喷出墨汁来,嘴角挂着一丝冰寒,声音更是冷的像冰渣子,道:

“既然老夫人这么喜欢怒骂,那就让她歇息几天吧,去,将她的下巴卸了。”

这样冷漠的云少笙双眼更是漆黑慎人,带着一股冰冷的寒凉,让人不寒而栗,更是不敢靠近半分。

这侍卫再不敢多做停留,直接回了云舒儿的院子。

没过几分钟,整个云候府就变的安静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只要云舒儿敢出声辱骂,云少笙就命人对云舒儿下手,这样下去,刚过去半个月,她就已经被折磨的快疯了。

这云少笙就是个疯子,骨子里都流着那些低贱胚子的血,所以她变的老实了许多,不敢再轻易招惹云少笙。

等她的消息传进陌染耳中的时候,两个人正相对坐在房中。

“陌染,我爹娘他们应该快到了吧?”玉瑶收起手中正画的画稿,转头看着坐在她对面的软榻上看书的陌染。

陌染嗯一声,道:“左右应该就这两日了,我早就已经派人去打探消息了,应该快了。”

两个人正说着话,外面的管家忽然喊到:“将军,夫人,刚刚外面有人来报,说再过一个时辰,老夫人跟老爷两个人就到城门了。”

玉瑶眼中闪着惊喜,刚刚还在说这件事,没想到这会儿就快到城门前了。

陌染跟她两个人快速放下手中的东西,准备出门去迎接,陌染还不忘将消息给玉锦堂跟玉锦展两兄弟送去。

话说,罗氏跟玉忠平两个人听了玉锦展

的话后,过了几天就开始收拾行礼准备出发。

后来又在路上耽搁了近十日,现在好不容易才到盛京。

这玉府距离城门口比较近,想必两兄弟接到消息就会从玉府里出发,他跟玉瑶两个人自然也要一同过去。

“什么事居然让这般高兴?”玉瑶看着陌染嘴角勾起的淡笑,忍不住出声询问道。

“自己看吧。”陌染将消息交给玉瑶,上面写着云舒儿的近况。

玉瑶一时间心生感慨,没想到这云舒儿居然会是这般下场,要是干娘知道,相信她心中也会生出几分喜悦吧。

“只是这云夫人毕竟是云少笙的母亲,他不仅对自己兄弟下手,现在又将云夫人囚禁起来,弄的她半人半鬼的,这样的人还真是凶残,以后没什么事还是少沾惹为妙。”玉瑶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她跟陌染两个人身边早就已经有了林家跟三皇子这几个敌人,要是再加上一个阴险毒辣的云侯爷,岂不是更陷入了危险?

“嗯,相信他也绝不会轻举妄动。”陌染悠然的出声道,将玉瑶揽入怀中,那双犀利如勾的眼眸中,分明透出几分阴煞之气。

云少笙那个阴险小人他最好不要来招惹他,否则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

可这件事他自然不会让玉瑶跟着担心,陌染眼中快速划过一丝冰冷,跟着又恢复平静。

等两个人坐着马车赶到城门前的时候,玉锦堂跟玉锦展两兄弟早就已经等在那里。

看着玉瑶跟陌染两个人,立刻迎上前去。

几辆马车,在四个人翘首以盼的注视下,终于出现在城门前。

到了近身,玉瑶尽一眼就已经认出了正坐在马车上赶车的人,既然这样,那马车内的人,自然就是爹娘了。

“爹、娘,们终于来了,真是太好了。”帘子被掀起来,就看到罗氏跟玉忠平两个人正准备从马车内走下来。

玉瑶跟玉锦堂三兄妹,已经先她们一步直接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

“哎呦!”罗氏还在马车上没下来,没能拦住几个人,这下可把她心疼坏了。

立刻从马车上下来,将玉家兄妹拉起来心疼的说道:“看看,都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这般不懂事,瘦了,瘦了,快起来。”罗氏心疼的只顾着打量玉瑶,直接将陌染给无视了。

还是玉忠平比较看事,在陌染躬身行礼叫一声岳父岳母后,这才忙将陌染拉起来。

此时玉瑶脸上透着柔和,目光自然的打量起罗氏来。

这两年母亲看起来并没有操多少的心,兴许是服用了灵泉水的关系,头上没有一根银丝,反而乌黑靓丽。

眉宇间也都是雍容,看来最近一段时间,母亲过的还算舒心。

只是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也许是因为路上颠簸的关系,脸颊两边都深深陷进去,看来这一路上吃了不少的苦。

玉瑶感觉自己刚放松下来的心一揪一揪的生疼,自然的挽上罗氏的胳膊,道:“娘,看来您真是吃不好睡不好,不然现在怎么会消瘦的这般厉害?”看的她都心疼了。

玉瑶不善于表达,所以略带责备的口吻,目光跟着落在玉忠平身上,似是无声的控诉。

玉瑶的目光,罗氏自然看在眼里,道:

“瑶儿,这事根本就不关爹的事,这都怪我自己身子不争气,没想到在半路上居然生了场病,幸好离县城很近,所以在客栈内住了十几天,才会变成这样。”罗氏忙为玉忠平开脱起来。

“生病?娘,您怎么会生病的?”玉瑶忍不住询问道,自从她服用了灵泉水以后,她早就已经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生病过。

玉瑶觉得,服用灵泉水,不说能治百病,应该不至于生重病。

难道是时间太久,这药效已经消失了?那要真是这样的话,这灵泉水岂不是也会有药效时间?

“这都怪我自己,我一时间贪了一下山中的景色,就停下来休息了一个时辰,所以错过了投宿,只能住宿在荒野中,后来不小心可能冻着了,这次倒是多亏了馨儿照顾我,不然我老婆子这把骨头,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来盛京。”罗氏提到馨儿的时候,好像极为喜欢满意的样子。

看着罗氏的样子,玉瑶在心底暗嗔,希望不会是她想到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