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蝴蝶大秀app

【 .】,精彩免费!

居然敢说他没胆,自己可是温家嫡出大少爷,能有什么是他不敢的。

脸上的倨傲让玉瑶看在眼里,心中生出一声冷哼,“我要拿温家所有的脂粉铺做聘礼,就不知道有没有那个能力从爹手中抢过来。”

此话一出,所有人哗然,都感觉玉瑶这是疯了,这些人当然包括温良才。

这怎么可能?

盛京温家的脂粉铺不说日进斗金,也跟现在腾空出世的瑶月楼相差无几,千万不要小看女人花钱的能力,那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承受住的。

尤其是盛京里贵女之女,没有哪个女人能忍受离开胭脂水粉的日子,就连穷的快吃不起饭的女人,在临出嫁前爹娘都会准备一盒压箱底的胭脂。

有的女人甚至会因为一盒胭脂而大打出手,疯狂起来一点都不比男人差。

失我胭脂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尤其是今年皇宫六典准备开办的胭脂斗赛,这可是所有脂粉铺子最重要的事,现在所有人感觉温家会是大赛的魁首。

温家刚出售了一批胭脂醉,颜色艳丽而持久,最重要不会板结。

玉瑶早就看过,现在所有人用的胭脂都是用米粉擦脸,所以很容易就出现板结,温家却做出一种新的胭脂醉。

90后清纯美女沙滩清新美照 粉色唯美写真

不光颜色艳丽而且用起来还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现在在铺子里售卖,可是要一百两银子一盒。

这可是天价了,可即使这样,他们家铺子门前还是门庭若市。

“贱人,以为是金子做的吗?居然敢肖想我们家的金澜阁,简直是痴人说梦。”温良才差点跳起脚来。

这个该死的女人,今天他一定会把她弄到手。

“们两个是死人吗?还不快把人给我带回去。”软的不行看来这是准备硬抢了。

正拦截住玉瑶的两个家丁,立刻准备将玉瑶抓住,玉锦堂跟玉宝兴两人脸色早就黑成锅底,怎么可能轻易让人将玉瑶带走。

“我看谁敢!”今天就算把温家给得罪死,他们也不会轻易让人把瑶儿给带走。

眼看着两边的人已经剑拔弩张,温瑾瑜脸上露出慌乱,道:“大哥,玉姑娘可是对咱们有恩,在路上她救了咱们奶奶的命,怎么可以……”

“二表哥,我看糊涂了吧,奶奶的病可是咱们请大夫来医治好的,跟这个玉姑娘可半点关系都没有。”阮玉瑕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让玉瑶侧目。

果然是人至贱则无敌。

“玉瑕,怎么能……”温瑾瑜对着玉瑶露出一抹抱歉的神色,今天他的家人居然赤裸裸的在羞辱她,亏的她之前还无私的将灵药赠送给他,他现在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羞愧难当。

“玉姑娘,我代他们跟道歉,对不起。”温瑾瑜现在寄人篱下,可又放不下对玉瑶的那丝喜欢,站在这里左右为难。

“没事,我就当把药丸施舍给乞丐了。”此话一出,阮玉瑕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像是煮熟的虾子。

这可是赤裸裸的打脸,而且当着她的面将自己的外婆说成乞丐。

“二弟,最好想清楚自己的身份,别到时候被扫地出门,谁求情都没用,别到时候说我没提醒。”温良才的话让温瑾瑜退缩了。

他刚进天成学院,将来他还要考举人,考进士,考状元,他知道温家现在还在花银子培养他,并不止是因为奶奶,还有等他考上状元,能成为温家另一个依靠,所以大伯才会不遗余力。

现在如果得罪了温良才,那以后他在温家的处境……

相比于自己的前程,玉瑶在他心里的分量还是太轻了。

脚步不自觉向后退缩了一下,玉瑶看的嗤之以鼻。

她最讨厌这样两面三刀的人,表面上装成情圣的样子,可却又不舍得放下自己现在的安逸的生活,这样的人不配谈爱。

仅仅这一瞬间,温瑾瑜就失去了玉瑶对他之前所有的好感,也把他从朋友的行列中摒弃在外。

玉瑶脸上一瞬间闪过的冷漠,温瑾瑜心中像被重锤狠狠敲击一下,变的憋闷,心中闪过自嘲,还未说出口的爱,就这样胎死腹中了。

玉姑娘果然是钟灵毓秀之人,她应该早就感觉自己的心意,可惜……

自己不配得到她的喜欢,看来真的只有那个人才配站在她左右。

“大哥,咱们还是回去吧,玉姑娘她的身份……”当天在城外的花灯节上,他可是亲眼看到玉姑娘跟大将军王在一起。

谁都知道大将军王身边从来没有女人,而玉姑娘,是唯一的一个,没有之一。

这也算他给温家的一条生路,毕竟温家培养了自己这么多年。

“温瑾瑜,我看是读书读傻了吧!给我滚一边去,今天我非要把这个臭丫头给带回去不可。”

“们俩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给我把这死丫头抓住带回去?”温良才现在恨不得直接将玉瑶给绑回家去,让她臣服在自己的身下,将她身上这身傲骨一根根给拔除,让她跪在自己身下。

玉瑶嘴角的笑现在就像一朵盛开在黄泉路上的彼岸花,艳红如血,却又生人勿近,全身透出一丝诡异。

两个小厮可是温家专门找来照顾温良才的,所以还会些拳脚功夫,身材魁梧,胳膊强而有力。

两人很快跟玉锦堂两兄弟动起手来,一来二去,四人已经过了几招。

玉锦堂一个侧踢,直接将一个家丁给踢倒在地,腰间骨头断裂发出咔嚓声,响在所有人心中,惨痛的哀嚎声不绝于耳。

这些人大多都是纨绔子弟,看着如此生猛的玉锦堂两兄弟,再不露出轻视的表情,太彪悍了。

“现在就剩了,刚刚不是想说把我带走吗?我就在这里,有本事就过来。”玉瑶双手环胸,脸上露出轻蔑。

“温良才,怕是被吓破胆了吧?如果怂了不敢了,就承认,没什么可丢人的,要是我被一个女人当候耍,恐怕早就一头撞死了。”

林青竹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眼中的嘲笑都快从眼底溢出来,让温良才心中的恨直接从压抑中爆发出来。

周围其他人直接哄笑出声,“温良才,没想到居然怕她一个小女人,简直太好笑了。”

“我看温良才才刚断奶吧,不然干脆躲在家里别出门了,省的再吓破胆。”

“……??……”

嘲弄、刺耳的话就像一把把尖刀,刺进他的心田,逼着他发疯。

“小贱人,今天我一定会让好看。”说着张牙舞爪的扑向玉瑶。

玉瑶冷冷的眼神注视着他,半点都没有移动,平静的好像一个看客。

就在距离玉瑶只有几尺的时候,玉瑶一直不动的身影动了。

“人呢?给我出来,有本事别躲。”温良才只觉得一眨眼的功夫,刚刚还现在他面前的玉瑶就消失在他面前。

“在这里。”玉瑶森冷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紧接着就感觉屁股上被狠狠踹了一脚,直接向着地面扑去。

这次玉瑶踹的角度真心不错,温良才直接想着地面上的那堆恶心的东西扑过去,一头扎进地上的那堆浑水里。

“死女人,今天我们不是死就是我亡。”温良才猛然从地上抬起头来,头上顶着一根杂草,刚刚还梳理得益的头发散落在脸上,黄泥水还在不停的滴落,在他雪白的锦缎上晕开,看起来犹如丧家之犬。

“这里怎么这么热闹?谁准备把我的瑶儿带走?可曾问过我答不答应?”玉瑶听着他那骚包的声音,眼角抽搐了几下。

他怎么会来?

他的瑶儿,他还真敢说!

什么时候自己变成他的了?

人群中自然让开了一条道,等看清楚站在外面的人,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居然有男人能将艳红色穿出妩媚来,大红色就像天生是为他而存在。

眉如墨画,肤如凝脂,?精美绝伦的脸庞如同神之画作一般。

黑色的长发用一根红色的丝带在脑后松垮垮的系住。

额前的两条发丝从额前垂落下来,如同上好的丝绸,更为他增添了一丝不羁跟放肆。

如蝶翼一般浓密的睫毛,微微闪动着,一双漆黑如浓墨的眼眸,轻挑的眼角,摄人心魄。

他望向玉瑶的方向,红唇轻启充满诱、惑。

“瑶儿,我可是找的好苦啊!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上次离别已经有十几个春秋,难道就不想我吗?”手中得折扇还不忘遮挡在薄唇前。

水倾绝这个祸害,他怎么会突然冒出来?

打量一眼早就被她迷的七晕八素的人,心中直叹:妖孽。

果然。

人刚走出来,就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到他身上,男女老少通杀。

“想?如果我没记错,我们俩好像……不熟。”玉瑶眸光森森,透着一股凉薄。

这丫头还是跟之前一样的,不可爱!可她这该死的性格,自己心里居然生出更多的喜欢,看来自己果真有被虐的倾向。

自从上次亲眼看到她跟陌染那家伙离开,心里老感觉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给抢走了,一向平静的心湖,平添了几许烦躁。

直到有玉瑶的消息,心中才平静下来,他感觉自己肯定病了,而且病的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