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愊宝

杨间的这个决定似乎又有些出乎其他人意料了。

杨小花,蔡玉,王善等人以为这家伙又想要撕碎信件了,然后三楼的信使跟着一起倒霉。

却没想到他反而有想要送信的想法。

不。

应该说他想要去送信的那个地址看一看。

一个接连出现两次的地址似乎存在着古怪。

但那地方应该是不值得人产生好奇的想法才才对,毕竟送信的地址发生凶险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你打算和我们一起去送信?”李易见到杨间收起了那封信,依然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杨间道:“我之前在二楼的时候已经送过了一件红色的信件了,那封红色的信件给外面带来了很大的影响,我不确定这影响是信件带来的,还是本身就要有事情发生,这封信或许更让我更加清楚的了解邮局的真相。”

“而且,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送信,只是为了上邮局的第五楼,如果情况不对劲的话,这封信我会立刻返回邮局然后撕掉。”

他没有隐瞒,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因为没有必要对这些形式隐瞒自己真实的想法,毕竟自己无论做什么,他们都干预不了。

调皮捣蛋美少女周末治愈系写真

“你撕了几封信了?”李易楞了一下,随后追问道。

“这有关系么?”杨间说道。

一旁那个叫郭幽的男子冷冷道:“当然有关系了,如果你只是撕碎了一两封信那还好,如果撕碎了三封信那么就不能再撕碎信件了,因为三封信之后带来的影响就不是厉鬼袭击一次那么简单,而是无数次的厉鬼袭击,直到信使死亡为止。”

“有先例么?”杨间问道。

李易说道;“有先例,我以前在一楼上二楼的时候听一个老信使说过,五楼有一个信使几乎在送到最后一封信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选择撕碎了信件,那是他撕碎的第四封信,结果整个邮局闹鬼,连其他楼层都受到了波及。”

“后来事情平息了,那个五楼信使也消失了,没有人再见过他,那人也没有成功的脱离邮局的控制走出去,多半是被厉鬼杀死了,连尸体都不见了。”

“所以撕碎第四封信不仅会害死自己,还很有可能害死其他楼层的信使,鬼邮局虽然诡异,但却又是一个安的地方,比起其他闹鬼的地方,这里算是平静的多,只要不触碰什么禁忌,鬼邮局甚至是可以提供保护的。”

“但一旦鬼邮局失衡,很多信使都会被牵连进去,死于非命。”

杨间笑道:“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担心我把你们都害死么。”

“想害死我们,那你也得有这个能力可以活到撕碎第四封信的地步。”

郭幽冷冰冰道:“一般信使撕碎第一封信就已经是九死一生了,只有窃取了灵异力量的特殊信使才能活着撕碎第二封信,至于第三封信,就算是五楼的信使都不一定能够扛得住,你要找死的话自己去好了。”

“郭幽,说话注意分寸。”李易回头提醒了一句。

“大家都是三楼的信使,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更何况这一次送信任务很特别,大家应该团结一起争取渡过这次难关,这封信一旦成功送出去的话我们将成功的前往四楼,这不是和你计划的一模一样么?”

“我觉得这些一楼,二楼来的信使靠不住,他们才刚刚来到三楼,自己都没有送过三楼的信件,上来就截我们的第三封信,这种行为在我看来和送死没多大的区别。”郭幽说道。

他就是看不起这群楼下的信使。

什么都不懂,都还懵懵懂懂,根本不明白三楼信使的第三封信到底有多可怕。

这第三封信不知道死了多少三楼的信使。

“你这个人废话可真多,连我忍不住想要干掉你了。”李阳此刻带着戾气的盯着他。

他驾驭了两只鬼,成长了的同时,活人的情感也越发的淡漠了。

郭幽针锋相对:“你可以试试看能不能杀死我?你以为我进入邮局并且活到现在靠的是运气么?”

他丝毫不畏惧。

“队长,要不要杀个三楼的信使立立威?免得每上一层都有一些不长眼睛的家伙来影响我们。”李阳提议道。

杨间面无表情,不喜不怒:“没必要杀一个普通人立威,反正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送信任务了,能活着去四楼再看吧。”

说话的时候,邮局的三楼又有了变化。

附近的墙壁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层昏暗笼罩,条通往下面的木质楼梯就这样凭空出现在了眼前。

新已经取走了,邮局出去的路再次出现了。

这条路所有人都可以看见,因为他们都是这次送信的人。

“楼梯出现,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杨小花开口道。

“尽快离开这鬼地方吧,无论来这里多少次我都没有办法适应这里,还是外面的世界属于我们。”刘明新开口道。

但此刻,那个身穿旗袍和高跟鞋的女子开口道:“这位先生,既然这次的送信任务是我们31号房和34号房间的的事情,那么那封信件我觉得还是交还给我们保管怎么样?这样重要的东西如果遗失了那可不好。”

“你是觉得我们会先死掉?”

杨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可是直接点名了她的话中的意思。

信件不存在无缘无故遗失的可能,毕竟没有人会粗心到那种地步,只有信使死亡,信件才能丢失。

“抱歉,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我们三楼的人更加值得信赖一点。”那个柳青青微笑着开口道,一点都不气恼。

“交易的内容并不是这样的,你想违约?”杨间看了一眼那个叫李易的男子。

李易顿时尴尬一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按理说他已经把第三封信卖了,这送信的任务已经和他没有了关系,但是不曾想到邮局要求很奇怪,又要求他们34号房间的信使参与。

如此一来,事情绕了一圈又回来了。

真要是送信任务的话,他觉得还是自己三个人靠谱一点。

当然,这种想法估计杨间也有。

杨间道:“这封信你们可以不用参与,我会去送,你们可以等着送信完成就行了,毕竟去了送信的地址也没你们什么事情。”

“你是觉得这封信难度不大,所以靠自己就能完成是么?我劝你收起这份天真,别看送信的地址很明确,地点很清晰,感觉可以顺藤摸瓜的找过去,实际上真到了那地方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郭幽道:“我们是怕你稀里糊涂的死在那里,然后把信件弄丢,最后连累了我们。”

“如果你们不放心的话我也不介意你们跟来监督一下我。”杨间平静道:“当然,前提是你们能够活下来,我已经给了你们一个最好的意见了,听不听是你们自己的事情。”

“时间差不多了,李阳我们该走了,至于之前和你的交易,依旧算数,把卡号发到我手机上,我给你打三千万,毕竟我这个人还是很信守承诺的。”

说完,杨间便没有多待,立刻就转身沿着那条昏暗的木质楼梯往楼下走去。

李阳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队长这次会如此好的脾气,但还是跟着离开了。

“我们也走吧,信已经被拿走了,地址也出现了,怎么做大家心里都有数。”杨小花眸子动了动,她思考着刚才杨间的话。

杨间想要不依靠他们的这些人的帮助独自去送信。

这对他们而言是一件好事,这样自己就不需要冒险了。

但是李易等人的担忧也是对的,万一杨间栽了,信件丢失,那么这次送信的所有信使都将被团灭,几乎不可能活下去。

一边思考着,杨小花一边往楼下走去。

王善却是笑了起来:“看来这一次又能走好运了。”

他是一楼信使,一路混到了三楼,这次送信任务他可不参与,继续回家该做什么做什么,反正有杨间操心,如果杨间失败,他跟着死了也无话可说,毕竟自己去送信,一步步送到三楼也多半会死。

万一成功了,他将成功混到四楼,成为四楼的信使。

想想还挺带感的。

打定主意继续当混子了,王善也不搅合进剩下的事情当中,很快也顺着楼梯离开了。

剩下蔡玉还有那个刘明新却是脸色变化不定,他们是二楼的老信使了,这事情干系着他们的生命,无论出于什么样的想法他们都不可能将自己的命赌在杨间身上。

“李易,你是三楼的信使,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蔡玉询问了起来。

“那个杨间什么来头,看上去很特别。”李易没有回答,而是趁这个机会打听杨间的事情。

蔡玉沉默了一下道:“不清楚,他之前是一楼上来的,和刚才离开的那个叫王善的男子认识,前天才刚来到二楼,但是他一来之后二楼就出现了一封红色信件,不过杨间拒绝送出这封信,当我们很多人的面将其撕碎了。”

“撕碎了红色信件?所以你们靠这一封特殊的信件体上楼了。”

李易皱眉道:“不对啊,撕碎了红色信件按理说会遭受厉鬼的袭击,你们二楼怎么还有这么多人?”

“厉鬼当然袭击了二楼的所有信使,我们原本二楼加起来有足足近二十人,结果那杨间刚来就干掉了好几个,为的就是抢下一间房间,随后红色信件出现之后我们之间产生了冲突,杨间要撕碎信件我们有些人不准,于是就火拼了一场,又折损了点人。”

“后来,红色信件撕碎,厉鬼出现,死的人就更多了,撇开那个一楼上来的王善,真正活下来的就我们三个人。”

“十几个人活下来了三个,这样就能理解了。”

李易点头道:“那最后鬼怎么处理的。”

蔡玉脸色微动:“具体的事情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杨间用活人当诱饵,引诱厉鬼袭击,然后联手那个叫李阳的人,成功的将鬼给关押了。”

“什么,他将鬼关押了?关在什么地方,二楼的某个房间么?”郭幽带着几分震惊道。

楼下的那个杨间居然硬抗厉鬼的袭击非但没死,还处理了灵异事件。

什么时候二楼的信使这么变态了。

“不,他没有将鬼关押在房间里,而是将鬼关押在那个李阳的身体里。”

一旁,刘明新带着几分惊恐之色的开口道;“他说这是窃取厉鬼力量的办法,风险很大,收益很高。”

“你这是在骗我么?把鬼关押在活人的身体里,这是在自杀,那个李阳如果身体里有鬼的话他早就应该死了才对,不可能活着站在我们的面前。”郭幽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我们也不知道杨间是怎么做的,但是那个李阳就是没死,并且还活着好好的。”蔡玉摇头道:“我们没有亲眼看见那个关押厉鬼的过程。”

“对了,杨小花看见了,她就是当时的活人诱饵,你们想了解更多的话可以去问她,我有她的联系方式,哪怕是出了邮局也能联系到他。”刘明新又快速的补充道。

李易此刻沉默了,他相信这些人说的话。

因为这事情就算是撒谎也撒不出来,太荒诞了,正常人有脑子都不好意思拿这个谎话出来骗人。

“柳青青,你怎么看?”李易看向了那个女人。

“他们说的是真的,那个杨间应该真的将厉鬼关押进了一个人的身体里。”柳青青微微点头道。

“如此荒诞的事情你居然相信了。”

郭幽睁大了眼睛:“你不要以为我是井底之蛙,什么都没见识过,我震惊是因为那个李阳还活着,那个杨间居然可以做到将一只厉鬼关押进活人的身体里。”

“两件事情都不可能做到的。”

别说他不相信,就算是灵异圈的一些新人也是匪夷所思,就犹如当初杨间听到驭鬼者通过驾驭第二只鬼延长生命一样,也是这种想法。

“难度很大,很大,但成功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只是条件非常的苛刻,我也不认为杨间有这种能力,如果他有这种能力的话,鬼邮局的诅咒对他而言只怕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柳青青平静道。

“是真是假,大川市见分晓。”李易说道。

“虽然信件在那个杨间手中,但是这一趟我们还是得去,万一他失败了,我们也能接手继续送信,不能把命赌在别人手中。”

郭幽点头道;“这才对嘛,你就不该整天想什么安家费,这太消极了。”

此时此刻。

顺着老旧的木质楼梯来到鬼邮局一楼的杨间发现,之前在楼梯上见到的那具尸体依旧没有碰到,像是已经失踪了一样。

不过这种事情他也没有多留意。

当他来到邮局大厅,准备出门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大厅内回荡着一个病态,虚弱的咳嗽声。

“咳,咳咳。”

咳嗽声虽然只有一种,但却带着诡异的重音,像是有两个人在一起咳嗽。

“嗯?”

杨间立刻寻声看去,他立刻就看到了角落的前台上,竟坐着一个人。

那是……孙瑞。

“孙瑞?你怎么在这里?”杨间显得有些惊奇。

他以为孙瑞没有来鬼邮局,没想到居然在一楼逗留,而且他居然没有死。

“杨队?楼上的情况怎么样了?”孙瑞脸色很差,如同一具病死的尸体一样,他杵着手杖站了起来,一瘸一拐显得有些步履蹒跚。

“情况有些复杂,我目前只能去到三楼,要去四楼的话得送出一封信才行。”杨间说道。

孙瑞说道:“那还算顺利,只要几天时间你就能去往四楼了,这速度很快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之前的问题,你怎么在这大厅带着?”杨间问道。

孙瑞说道:“我之前调查过一些形式,找到过一些原本死去的信使留下的笔供,发现了一些情况,我认为邮局的每个楼层虽然不相通,但是大厅却是相通的,所有人进出都得经过这个大厅。”

“所以邮局的大厅才是最重要的地方。”

大厅最重要?

杨间目光微动,他扫看了一圈,这大厅他来的时候就留意过,除了老旧斑驳的墙壁上挂着的一幅幅人物的画像之外便只有这个柜台了,其他的就没什么东西了。

“我留在大厅的目的是为了截断鬼邮局对信使的补充,一楼的行人都会从大门进入鬼邮局,而在他们进入的一瞬间就意味着已经受到了鬼邮局的控制,如果我能在一楼截杀所有第一次来鬼邮局的新人,那么只要坚持一段时间,鬼邮局的运作将停滞。”

“哪怕是你那边失败了,鬼邮局的信使也会越来越少最后永远的掩埋在这个灵异空间,彻底从现实的世界上消失。”

孙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这是在釜底抽薪,破坏鬼邮局的运作。

“这事情做不到吧,晚上熄灯鬼邮局内有厉鬼游荡,会死人的。”李阳急忙道。

“你撑过昨晚了?”杨间打量着他,略显诧异。

孙瑞点了点头:“夜晚虽然凶险,但却并不是必死无疑的,我们被一楼的信使误导了,他们知道的东西太少了,以为晚上出门必死,其实不是这样的,晚上的邮局虽然有厉鬼游荡,但晚上也正是鬼邮局运转停止的时刻,这段时间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都会发生。”

“想要从鬼邮局内找到漏洞,晚上是唯一的机会,恰巧,第一天晚上我遭受厉鬼袭击的时候找到了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说完,他从柜台下面拿出了一盏老旧的油灯。

油灯上面的灯油发黑发臭,不像是植物油,倒像是……尸油。

“这是油灯我晚上点亮之后厉鬼就不再袭击我了,昨晚我过的非常平静。”孙瑞道。

“类似于鬼烛?”杨间目光微动。

这不就是加强版的鬼烛么。

只是鬼烛点燃时间很有限,而这油灯居然帮助孙瑞撑过了一晚上的熄灯时刻。

并且这油灯看上去并没有消耗多少。

孙瑞道:“不,这绝对不是鬼烛,鬼烛是可以隔绝厉鬼的袭击,但厉鬼依旧会盯上你,在你身边徘徊,直到你鬼烛耗尽为止。”

他也知道鬼烛的信息,知道鬼烛的作用。

“这油灯不是这样的,我点燃之后压根就没有遇到鬼,似乎鬼没有发现我,当然,我也没有发现鬼,就像是被隔绝了一样,油灯的灯光隔绝了我,也隔绝了鬼。”

“看来这是一件很特别的灵异之物。”杨间说道:“比鬼烛珍贵多了,你是怎么找到的。”

“夜晚走动的时候不小心被这东西绊了一下,差点摔倒,然后就捡到了。”孙瑞说道:“但我很确定,白天的时候根本没有这盏油灯。”

“感觉像是有人故意放在这里一样。”

蓦地,他又加了一句自己的猜想。

“你觉得这么珍贵的一件灵异之物,是有什么人在故意送给你?”杨间问道。

“不然这一切也未免太巧合了,而且我们不是第一批进入鬼邮局的信使,如果油灯一直存在,那么早就被其他的信使带走了。”孙瑞说道。

杨间觉得也有道理。

但这个猜测也未免有些匪夷所思了些。

一旁的李阳道:“队长,昨晚的那个高跟鞋走路的声音是人是鬼还不确定,如果孙瑞的猜测是真的,那么晚上鬼邮局一定有什么东西在活动,可能不仅仅是鬼。”

“你是说晚上这地方比白天更热闹?”杨间思考起来。

他思考的不是这个,而是孙瑞的目的和油灯出现的时机。

这摆明了是有什么人要帮助孙瑞。

而孙瑞要做的事情是干掉进入鬼邮局的新人,切断鬼邮局的运作。

如果这送油灯的人是帮助孙瑞,那么就等于在告诉自己,鬼邮局内有什么人是希望鬼邮局停止运作的,是希望这地方被破坏的。

只是某些原因那人没办法亲自动手。

当然,这是阴谋论,也不排除巧合的因素。

只是两者比起来,杨间更偏向于前者。

因为灵异事件当中不存在巧合,只有必然。

就如同鬼杀人一样,绝对不是巧合,而是你无意中触发了厉鬼的杀人规律,只是你自己并不知道而已。

“队长,你看,你快看这边。”忽的,李阳不知道发现了什么突然喊道。

杨间和孙瑞回过神来。

“怎么了?”

“队长,那幅画是不是很眼熟。”李阳指着斑驳老旧的墙壁上挂着的一副陌生的人物油画。

画中是一个穿着白色衣服,长头发,容貌清秀的女子。

那女子很像是二楼撕碎信件之后引来的那厉鬼。

杨间反应了过来,当即眼色变化不定。

这同样不是巧合,而是一种联系。

鬼和画像中的女子是同一个人。

“是死在邮局内的信使么?然后死后厉鬼复苏被鬼邮局控制,成为了对付其他信使的工具。”杨间下意识的就这样猜测起来。

人死是不会变成鬼的,只有可能是鬼奴,鬼奴是依靠灵异力量活动起来的尸体,算不上真正的鬼,只有驭鬼者死后可以变成鬼,之所以驭鬼者死后可以变成鬼那是因为驭鬼者身体里本身就有鬼。

鬼只是占据了你的身体而已,以你生前的样子继续活动。

“但为什么又要挂出人物画像出来,而且画中女子的衣着样式不像是近代的,像是八九十年代的,换句话说昨天遇到的那厉鬼至少已经死了二三十年了。”

二三十年前有信使成为了驭鬼者,然后不知道什么原因死在了邮局内,厉鬼复苏之后又被邮局操控……直到昨天自己撕碎了红色信件让邮局把这厉鬼再次释放了出来。

杨间脑海里形成了一条脉络。

思考的同时,他再次看了看其他的人物画像。

这里至少挂了十几副,有男有女,有老人有小孩,每一张油画都代表着一个人。

至于这个人是不是还活着并不知道。

知道他可以确定,曾经油画中的人肯定是和鬼邮局有过接触的。

“等等,油画……”

蓦地,杨间脑海突然联想到了什么,顿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悚然和寒意。

这油画的风格和那恐怖的S级灵异事件,鬼画很相似。

同样是人物画像,同样的作画风格,同样是画中代表的厉鬼。

当即。

他沿着墙壁上的这些画像一路寻找。

杨间试图找到这些油画的空白位置,想确定鬼画是不是出自这里。

但是很可惜,他没有找到。

这里的人物油画没有丢失的痕迹。

并且他还试图取下其中一幅油画,结果失败了。

油画似乎镶嵌进了墙壁里,无法撼动,和整个鬼邮局似乎是一体的。

“是我多疑了么?”

杨间心中叹了口气,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疑神疑鬼了,一些灵异事件总是下意识的牵连到一起。

连这鬼邮局三十五个房间都能牵扯到三十六个座位的灵异公交车,甚至牵连到凯撒大酒店的那些个恐怖走廊。

“队长,画像没问题吧?”李阳走过来问道。

杨间道:“这事情暂时还是一个谜,留意一下就行了,想要揭开除非去邮局五楼,问一问邮局内资质最老的那批信使。”

“现在我们得去大川市走一趟了,那个地址有点特别,接连出现了两次,我想去看看。”

“杨间,你居然还在这里,还没有离开鬼邮局?”

此刻,杨小花已经走了下来,她看见杨间李阳居然在大厅逗留,顿时有些好奇起来。

“事情已经证实了,大厅才是所有楼层共通的地方。”孙瑞眯着眼睛,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这是二楼,还是三楼的信使?”

“之前是二楼,现在是三楼的信使了。”杨间平静道。

孙瑞说道:“杨队,不如我帮你干掉她。”

“什么?”杨小花顿时下意识的后退了好几步。

她被这个人盯着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犹如当时被当诱饵时厉鬼在自己身后出现一样。

杨间说道:“不用,杀了她没意义,而且这一次她要送的信在我手中。”

“那就放她一马,不过她的出现让事情越发有趣起来,我在这里守着如果时间够长,也许不仅能蹲到二楼三楼的信使,说不定还能蹲到四楼,五楼的信使。”孙瑞说道。

杨间说道:“一楼,二楼已经没有信使了,被我清空了,三楼有信使,不过三楼信使三个月送一封信,四楼半年送一封信,五楼一年送一封信,你蹲到三楼的信使概率大,四楼,五楼的信使概率很小。”

“而且五楼的信使我有理由相信,他们不单单是信使那么简单,绝对是驭鬼者,你如果真碰到了他们最好小心一点,千万不要大意。”

“另外你的油灯也是有消耗的,并不是能一直点燃下去,所以如果哪天你撑不住了,最好离开这里,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

孙瑞说道:“杨队,我知道你很强大,但我也有我要做的事情,这鬼邮局外就是大汉市了,我的地盘,一旦这里失控,我这个负责人跑都没地方跑,与其如此,倒不如现在就把这隐患解决了。”

“那也得先活下来再说。”

“放心,我没那么容易死。”孙瑞说道。

杨间道:“你有分寸最好,那我就不再多说了,我这边行动要开始,借你专机用一下,我要去大川市。”

“大川市么?我记得那里的负责人是叫……李乐平。”

孙瑞回忆了一下,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不过那个人我没见过,听说他现在已经是一个队长级的人物了,也许杨队你认识。”

“李乐平?这个名字我听说过,但是人我也没见过。”杨间回忆了一下,结果脑海里回忆不起这个人。

是一个从未谋面过的陌生人。

可是名字却又很熟悉,这显得非常奇怪。

“不管了,去了自然就认识了,不过负责人是总部的人那就好办,至少可以正常打交道。”杨间说道。

“那杨队你一路顺风,我在这里等你好消息。”孙瑞道。

杨间点了点头:“你也小心。”

说完,他和李阳离开了鬼邮局。

杨小花脸色变了变,她迟疑了一下,也小心翼翼的离开了这里。

如果不是杨间一句话,这个人多半会将自己杀死在这里。

这三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似乎一个比一个蛮横。

绝不是邮局的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