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ios官网

柳明志略过宋清盯着自己有些惊颤的目光,将目光再次看向了沙盘之上。

“两军对垒,自古便是出奇制胜,你也说了换位思考,如果我是完颜叱咤他们我会如何进行防守。

如果我是他们,我肯定会如此布置,但是我不是啊。”

宋清看着微微耸肩的柳大少,低头思索了一下。

“老子不得不说你这个设想很厉害,一旦得手,对于北征大军所造成的伤害将是不可估量的,可是你想的未免也太理所当然了。

百万大军,只是精锐斥候就有三千之众,三千精锐斥候每天不间断的侦查敌情,岂会让火龙车靠近军中大营?

只怕在十里之外就会被斥候给发现了,报到云老帅的那里了吧!

到时候只需派遣一队铁骑拦截下来,一旦发现了上面是火炮的炮弹,火龙车根本就不会靠近大龙的军中大营。

所以你这个设想的成功率不足三成。

咱们斥候的能力你不是不清楚的,你比谁都清楚他们的本事。”

柳明志暂时没有回答宋清的话,抓起一把旗子在沙盘上插了起来。

等到最后一支旗子插入沙盘上,柳明志淡淡的瞥了一眼宋清。

凌晨3点 空无一人的深圳地铁

“如你所说,成功的几率确实渺茫,那咱们就旧事重提一下。

如你方才所言,只需要将金国的重兵围困在城中,等着他们粮草耗尽,便会不攻自破,对吧?”

“没错,此计虽然缓慢,却可以将代价减少到最低。”

“嗯,确实,此计是攻城代价最少的一策。那么被围困的金国兵马最需要的是什么?”

“你问的不是废话吗?当然需要的是粮草了。”

柳明志取下了腰间的旱烟袋,对着灯火点燃吞云吐雾了一会,目光幽幽的盯着宋清。

“被围困在城中的的金国重兵需要粮草,金国兵马知道,城外的围困敌军的大龙将帅心里同样很清楚。

那你说这个时候,一封来自城中的向金国皇帝求粮草的书信不幸被大龙的斥候密探给截获了,最后到了大龙主帅的云阳手里。

当云阳看到信上的内容是城中有一条密道可以通往城外的某处,可以趁着夜色将粮草运到城里。

你是云老帅会怎么办?”

“我…….”

宋清背着手在房中踱步了起来,期间跟柳大少一样拿着烟枪开始吞云吐雾。

烟锅中的烟丝燃烧殆尽,宋清猛然抬起头看向柳大少:“我会装作没有截获这封求粮草的密信,让这封信安然无恙的传到金国皇帝的手里。

到时候不但可以截获这批粮草收为己用,还能借机找出通往城中的密道,瞅准时机发动夜袭,趁着敌人放松警惕的时候内外夹击,将城池攻陷的代价依旧很小。”

“诚然,确实是良策。

你说,如果这批粮草分为两次运送,第一次运送的乃是实打实的粮草,第二次粮草的里面却包裹着炮弹这种大杀器呢?

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经历,人的本能就是迅速将粮草搬运到后方辎重中去。

到时候,这些炮弹不用金国的将士想办法驾驶着火龙车往大龙的军营冲,大龙的将士自己就把这些东西给弄进军中大营里去了。

到时候若是再在真正的粮草之上做点手脚,不是没有机会将大龙兵马自己原来的粮草也给一锅端了。

粮草一旦燃烧冲天大火,你扑灭的机会十不存一。

如此一来,到时候谁包围谁还不一定呢。

百万雄师又如何?

军心一旦涣散,金国兵马跟早就埋伏数十里外的突厥铁骑前后夹击,内外包抄,虽有百万雄师也不过是待宰的羔羊而已。

这就叫釜底抽薪,攻心为上。

以往我领兵出征,不止一次跟程凯你们强调,上兵伐谋。

谋用好了,兵马上的差距未必不能弥补。

这就是后来我为什么常说,我柳明志用兵,从来不以力胜。

说句狂言,如果现在金国的兵马还有突厥的铁骑交到我的手里,云老帅能不能攻陷金国十二城都是一个问题。

决定一场战争胜负的原因有很多,不止兵力那么简单。

现在明白我想把兵力聚集在坎州还有蓟州的原因了吗?

诱敌之策,诱的不止是兵马一计,还有连环计中计!”

宋清望着侃侃而谈,神色出奇的平静的柳大少,感觉到有些手脚冰凉。

若是完颜叱咤真的像柳明志说的那样布置,百万北征大军真的不是没有铩羽而归的可能。

甚至出点岔子都可能军覆没。

浩浩荡荡,威势不可力敌的百万大军,在三弟的口中说出来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

宋清毫不怀疑以自己对三弟的了解,三弟方才说的御敌之策应该只是他所设想的其中一种而已。

谋之一字,究根结底就是对人心的掌控。

三弟方才所说的每一步计划,都将一个人的人心可能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预料的丝毫不差。

仿佛这个人的举动就应该按照他的思路行动一样。

望着柳大少趴在沙盘上安安静静,毫无因为自己谋划了一个可以决定天下归属的大计,有丝毫的激动跟自豪的身影,宋清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两下口水。

“没….没有跟你为敌,真乃人生一大幸事,否则只怕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懂这么多的。”

“有什么值得好奇的,见得多了呗,电视…..说书先生每天讲的名人传记耳朵听得都快起茧子了。

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我不一样有很多东西是理解不通的吗?”

宋清苦笑着点点头:“你说的倒是容易,可是要将这些联想到此次大战之上,世上又有多少人能想得到。

经你一说,我现在终于明白去年咱们每攻下金国的一座城池之后,你为何要下令将士们将火龙车的木轨给破坏掉一段了。

你当时就怕完颜叱咤他们给你来上一出火龙车拉着炮弹冲入大营的把戏吧!”

柳明志轻笑着耸耸肩:“老天保佑,金国将领并未想到这一招。”

宋清起身在房中徘徊了片刻,脸色凝重:“不行,为了以防万一,我必须把今天的谈话内容传书告诉云老帅,让他提前防备着完颜叱咤他们会用这种办法。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人逼急了什么法子都想的出来的。”

柳明志将手里的旗子插到了草原上的一处,拍打了一下手上的泥土。

“我劝你还是不要传书的为好。”

宋清朝着书桌走去的动作一顿,目光复杂的望着转身看过来的柳明志。

“三弟,我知道你担心婉言弟妹跟月儿侄女的安危,可是北征大军百万雄师之中有三十万铁骑都是跟着你多年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啊,其余各部兵马你当年的门生故吏比比皆是。

你担心弟妹她们母女的同时,也得替兄弟们想想啊。

那可是几十万的生死兄弟啊。”

柳明志望着宋清沉重的神色,默默的摇摇头。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不是怕云老帅先行提防着金国将领施行会令金国灭亡伤到婉言跟月儿。

她们母女的安危我早已经有了安排。

而是担心完颜叱咤耶鲁哈二人本来并未有这方面的念头,却因为云老帅得到你书信之后的某些布置反而给了完颜叱咤他们灵感。

到时候你就不是给云老帅解困,而是给云老帅添堵了。

恐怕会弄巧成拙!”

“我……..我…….”

“大哥,你的忧虑我理解,然而我就是我,完颜叱咤始终只是完颜叱咤,我能想到的他未必能想到。

可是若是因为你的一封书信,不但可能扰乱了云老帅制定好得用兵之策,反而引出了完颜叱咤他们的思路。

你说万一因此导致了北征失礼,这个罪责该算到谁的头上?”

“这…….我……..”

柳明志拿起宋清搁置一旁的烟枪装上烟丝递给了宋清,拿起烛台要给宋清点燃。

“安心啦,咱们现在是局外人,乖乖的坐观龙虎斗就行了,千万不要节外生枝。

否则,好心不见得就会成就好事,反而会办坏事。”

宋清神色复杂的点点头,对着烛火点燃了烟丝,眼神挣扎的开始吞云吐雾。